第七百五十四章 关押(1 / 2)

遥魄 静水漪汐 2771 字 8天前

灼安、思故,及所有听到此言的雪兔精大吃一惊。

族长无力扫视众族精脸色,径直走向洞穴,留下一句:“我是为了我雪兔精族全族,你们听我的话就行。”

思故脸色煞白,费力地思索了一下,才惊惶地意识到前因后果。

“族长,林涟漪和无垠是主族的,如果主族发现”雪兔夫妻中的妻子上前问道。

族长骂道:“他们被鹰魔族吃到肚子里,死无对证,蛇妖族怎么怪到我们头上”

众雪兔精恍然大悟。

一边骗着林涟漪和无垠上祭雪殿,一边暗中向祭雪殿告密,讨好了祭雪殿,多了奖赏和功臣之名,又不会留下证据。

等到蛇妖族占领此处之时,仅凭祭雪殿之言,也不会断定就是雪兔精族告密。

雪兔精族还是蛇妖族最好的侍者。

族长在一片血迹前停下脚步,阴郁的目光扫视地上的尸体,最后停留在爆体而亡惨死得只剩下一个头颅的雪兔精尸体上,满意地点点头,道:“你们把这个族精功臣的头颅冰封起来,带着这两个人族的尸体,护送我们的功臣们,前往祭雪殿,获得鹰魔族的承认后,三代以内,可安然生存。”

“是”一直负责此类事项的雪兔精立马喊道。

尽管他上一刻还在犹豫。

族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继续道:“另外,思故,你赶去祭雪殿一趟,告诉他们,林涟漪和无垠的身份。语气诚恳些。”

思故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咬牙道:“是。”

族长如释重负,一边说着:“你们收拾一下这里的残局就准备前往祭雪殿。”一边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走向洞穴。

圈笼。

从远处可见其圆形之态的圈笼,因其庞大广阔的空间,到了近处,站在门前,只以为是方方正正一面墙。

林涟漪和无垠未踏进圈笼,便听到一阵蛇妖族蜿蜒的声音,沙沙的摩擦声充斥着整个圈笼。

除了鹰魔族,生灵皆头皮发麻。

圈笼门内正对着一堵稍稍有些弧度的墙,黑色的墙是向其内部覆去的,仿佛无数双眼睛长在上面,围拢了盯着墙内的生灵。

林涟漪和无垠没有发现明显的结界,却想到一个恐怖的故事。

驯养大象时,只要在他们还小的时候用细小柔软的绳子绑缚一条腿,它们尚小因而挣脱不得。待长大后,它们会因为习惯,以为绳子是不可挣脱的,便再也没有尝试逃离,即便此时的他们只要动动脚,便能轻易挣脱绳子。

“笼长。”门前站立的人形鹰魔上前,道,“圈笼上的缺口正在修补。”

为首鹰魔,也就是圈笼的笼长,答道:“好,你们带这些雪兔到笼中去。”

个鹰魔上前,替换一路押送雪兔过来的鹰魔,逼着雪兔们进入了圈笼。

踏进门,左右张望,内圈的墙壁沿着两边向深处扩展。

“看什么看跟上来”一个鹰魔看见了林涟漪的目光,骂了一句,就要上前踢她一脚。

林涟漪欲向后退,又怕引人注目,只好呆站着准备受他一脚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