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段枭惹祸(1 / 2)

“你你你……放手!这件事情闹大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你都已经这样了,还想着威胁我呢?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你算个der啊!!”

还真是小鬼难缠!如今他落了难,沈长修,祝清河到没来找他麻烦。反倒是这些压根跟他没什么仇,没什么怨的,跳梁小丑率先蹦出来。

“你!你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噗嗤!”极细的一道声响,段枭手起刀落,一枚细如牛毛的的金针,不着痕迹地扎进了那人的喉咙里。

当事人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痛觉,就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来了。

捂着嗓子,张牙舞爪的比划着。

奈何段枭压根就没理他,反而是搂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段枭的臂力很大,看似只是随意地搭在他的肩膀上的那只手,实际上死死箍住了他。之所以不敢挣扎完全是因为他感受到自己腰部被一个尖锐的物体抵着。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但可以感知到危险性。

段枭搂着这人的肩膀,直接把人带进了厕所。

将人如同丢垃圾一样随手丢在地上,也没再管他。任由他在地上扑腾着。

自己倒是转身解开了裤子拉链。

“你要是敢跑的话,我就尿你脸上!”段枭撇了一眼身后打算趁他不注意逃跑的男人,头也没回的冷笑了一声。

那人琢磨了一下,脑子里不自觉的涌现出这位燕京枭爷当初做的那些天怒人怨的混账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来找这位混世魔王的不痛快。

尿脸上就尿脸上吧,总比留在这里等死的好。

这么想着,也顾不得刚才被摔的七荤八素,几乎手脚并用就想着往门外爬。

结果还没等他爬到门口,段枭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一脚怼在他屁股上,直接将人踹了个大马趴。

门牙都磕掉了一半。

“让你别跑,你还来劲了是吧?!”段枭嘴里骂骂咧咧的,一只手忙着拉上裤子的拉链,你这手拽起这个人后衣领就往厕所隔间里拖。

奈何这人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挣扎着如同一个残破的布娃娃被人残暴的甩进了厕所的隔间里。

“我让你得瑟,我让你得瑟!”段枭一边骂着,一边拿脚狠狠的踹这人这屁股。

原本还是一身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这会儿瘫倒在厕所的隔间里蜷缩成一团,身上脸上沾染着星星点点的也不知道是尿渍还是水渍。

偏偏他还说不出话来,别说是说话了,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就是想求救,也是求救无门。

“还是拿手指着老子?不是要让老子吃不了兜着走吗?能的你!”段枭不解气的又踹了几脚。

“里面……需要帮忙吗?”

就在这时,突然来了个人进来小解。

实在是隔间里的动静太大,这才忍不住问了一句。

段枭伸出半个头,朝这位多管闲事的仁兄笑的一脸春花灿烂:

“没什么,打耗子呢!”

“哦~那你忙吧!”虽然听着动静不太像,毕竟这庄园怎么看也不像是闹耗子的地方。再说了,打个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耗子哪有这么大的动静?

厕所里的倒霉蛋虽然说是不能开口说话,但好但耳朵好使。一听见外面有动静,立刻扑腾着,想要再整出点大的动静,好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结果没给自己找来外援,反而重重的挨了段枭一脚。

这一脚直接把他的脑袋揣进了蹲坑里。

害得他呛了好大几口混合着尿液的水,又骚又涩的简直恶心的不行。

段枭对着外面又道:“这耗子还挺能闹腾的。”

说话的功夫顺手按了一下厕所冲水的按键。

哗啦啦的水声,瞬间掩盖了呛水的咳嗽声。

厕所外的那人虽然有所怀疑,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抖了抖拉上裤子的拉链,直接转身走人了。

段枭狠狠地收拾了一顿这位不知道天高地厚,敢找他麻烦的倒霉蛋之后。段枭下手很有分寸,估摸着这家伙没两个小时醒不过来,于是直接把人丢在了厕所里,也没再管他,一个人单手插兜,悠哉悠哉的晃回了原先的地方。

“刚刚去哪儿了?”轩辕罪特地给自己换上了一副沈长修同款眼镜扣在了脸上。

这会儿顶着一张和沈长修一模一样几乎看不出任何破绽的脸出现在了庄园。

段枭看见这家伙的扮相,脑子里凭空冒出两个词:

衣冠禽兽!

斯文败类!

“那我还能在哪?收拾了一个不长眼的二愣子。”段枭反问。

“有什么发现吗?”很明显轩辕罪本人也找了一圈,不过并没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没有,你确定这事儿跟张家有关,会不会只是重名啊?”段枭狐疑的问道。

先不说张家身为上家族,轻易不会入世,而且他也没看出来这次的什么劳子的交流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