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四书生(1 / 2)

“国师”

灯火摇晃,杨坚带着侍卫过去,被陆良生一个眼神示意的停下脚步,“陛下暂且回到楼里,外面情况不明确,先不要出来。”

外面隐隐约约有嘶喊喧哗传来这边,皇帝偏头看了一眼远方,捏紧剑柄,“朕非文弱之人,岂能躲躲藏藏,国师放心做法便是,朕就站在此处,国师不退,朕便不走”

老人拄剑立在檐下,话语声落下时,连接林子石栏下方,草间窸窸窣窣一阵响动,一道身影嘶叫着冲进檐下灯笼照耀的范围,面容狰狞扭曲,张开獠牙就朝最近的书生扑了上去。

“国师,小心”

那边,一众侍卫下意识的喊叫,灯火摇曳,光与暗交织的一瞬,陆良生微侧脸,目光看去扑来的身影,袍摆抚动,一条狼头蛇身的异兽闪电般射了出来。

径直穿透狰狞的头颅,从后脑勺探出,毛发、头皮、顶骨都在瞬间掀了起来,狼头穿过脑勺仰起长吻,望去清月发出虫子般的嘶鸣

洞穿脑袋的尸体坠去地上,孙迎仙急吼吼的翻出一张符箓,利索的将尸体翻过来,符纸探去血肉模糊的面门,写有敕文的黄符轰的一下燃烧起来。

火光延烧,灰烬飘落飞开,道人看去一旁的书生,脸上少见的露出严肃,点下头。

“老陆,确实是行尸。”

一旁,燕赤霞、舍龙、李随安,听到确认的话,表情没有之前那般轻松了,行尸算不上厉害,可一旦结成势,铺天盖地的涌来,也是够他们喝上一壶,拿抓过手中各自的兵器,纷纷朝山门外奔去。

“先把山门上来的石阶堵住”

“本大侠倒要看看,那尸妖到底有多厉害”

“老蛤蟆,走,一起下去”

正负着双蹼出来的蛤蟆道人刚走出檐下石阶,听到那最后一句,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跑来的道人一把抓住,捏在手心,挤得豆大的蟾眼都凸了出来,便匆匆忙忙叫上猪刚鬣、燕赤霞、舍龙、李随安去往下方山门,布置阵型。

夜风拂过垂在额角一缕青丝,陆良生负着双手站在石阶最高处,沉默的望着外面,有种神祇俯瞰远方万家灯火。

尸妖、行尸,总觉得哪里不对

轻声的呢喃里,远远的,城池之中混乱成一片,嘶吼狂奔的身影犹如洪水决堤般汹涌铺开,长街上,破开的灯笼燃起火焰,大火顺着檐下木柱烧了起来。

片刻,烈火映红夜空。

百官府道,一座座府邸大门打开,门房、护院纷纷涌出,站在门口观望远方露出一角烧红的夜色,打探消息回来的仆人,脸色苍白匆匆回来。

“都进去,不要出来闹僵尸了”

那仆人朝四周大吼,挤开还未回过神来的护院、门房,冲进前院,闵常文负着双袖在大厅内来回走动,听到脚步声,长廊下,仆人仓惶小跑过来,气喘吁吁的撑着膝盖,说道:

“老爷,大大事不好了城里闹起僵尸了”

“胡扯”闵常文一拂宽袖,呵斥一句:“皇城脚下,休得胡言乱语,定是有人借机作乱,你可看到军队前去平乱”

那仆人摇摇头,脸色仍旧惨白:“老爷,你真要信小的,小的看的真真,那些人都疯了,见人就咬,被咬的又爬起来,去咬别人,地上好多血”

老人又来回走了几步,打发了仆人下去休息,思虑一阵,急急忙忙回去后院,让老妻帮忙穿上官服,取过墙壁上悬挂的佩剑,妻子送他到院外,“老爷,千万别逞能,你不年轻了,真要有乱军,你也杀不了几个人。”

“嗯,你回去休息。”

闵常文明白妻子的担忧才会这般说,但为臣者,哪有不拼尽本分的啊,转身步入车帘,车夫朝老夫人拱了拱手,一抖缰绳,驾车去往皇城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