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长视频崛起(1 / 2)

最后一站去的是南非,然后张益达他们就打道回国了,非洲之旅历时半个多月,正式宣告结束。

在飞机上,众人讨论着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南非真的没救了。”

沈北朋坐在飞机的客厅沙发上,喝着酒,评论起南非现状。

“是啊!”

徐小明笑着说,“我和北朋两个人都去北美留过学,在那里,有色人种一向是被歧视的。

我刷盘子,当服务生,连客人打赏的小费,那个肥婆白人老板都要给抢走。

这次我们在南非长见识了,以前就听说南非白人生活得不好,但没想到这个“不好”有这么夸张。”

“白人贫民窟啊!”

徐小明唾沫横飞,很是激动的描绘起见到的惨状,“那些白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除了肤色外,其他的和我们在非洲看到的其他黑人贫民窟完全没有区别。”

“一个拥有原子弹的发达国家,完全搞成了一个落后国家。

大街上的治安也不好,脏乱差随处可见。”

沈北朋连连摇头,“在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后,曼德拉政府出台了“黑人经济振兴法案”、“公平就业法”等大量对黑人优惠的政策,增加黑人的就业率和经济享有率。

这些政策直接导致了大量没有太多技能的白人失业,养不起房贷,丢掉了房子。

即使是有技能的白人,在工作上也饱受着排斥和歧视,最后导致失业。

所以白人现在变成了下层,黑人成为了中上层。

在90年代,大批白人移民去了欧美国家。

那个马斯克不就是跟着父母移民美国的吗?”

沈北朋笑了笑,“要是他没跟父母移民美国,你们觉得他现在是在修火箭还是南非贫民窟修车?”

张益达点头,“说黑人懒、笨,不是种族歧视,是真实存在的问题。”

“南非那么多白人遭难,没有一个白人国家伸出援手吗?”

沈北朋望着张益达,说:“益达,你学历史的,你给徐老师解释一下。”

张益达笑着说:“南非白人主要由布尔人构成,“布尔”在荷兰语中是农民的意思。

现在移民几百年了,荷兰人根本不承认他们。

另外,南非白人以前太傲娇了,根本看不起任何非洲国家,导致非洲所有黑人国家抵制南非。

后来,黑人平权运动兴起,英美国家放弃支持南非,

他们自己也傻乎乎的交出政权,中上层移民跑了,剩下的白人只能越来越废材,谁又去关注呢?”

徐小明说道:“即便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南非也还是有3663亿美元gdp,在非洲排名仅次于尼日利亚。

人均gdp六千多美元,更是排名非洲第一。”

“这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益达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经济增速很慢了,去年的gdp增长连1都不到,只有北朋插了一句。

“管他们的,以前白人迫害黑人,现在叫天道好轮回。”

徐小明双手抱胸,一副看笑话的样子。

“南非ih除了是企鹅第一大股东,还投资了东欧第一大电商allegro、俄罗斯互联网巨头印度最大电商flipkart以及南美一系列互联网资产。”

徐小明不解道,“怎么他们本地互联网发展反而不太行呢?”

张益达淡淡道,“还是网络基础设施的问题,南非用户使用1gb流量需要8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