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与李时珍谈妥(求订求票支持!)(1 / 2)

“没,没,没什么……”

李时珍抹了一把泪水。他回答的分明是胡诚,可眼睛却盯着朱翊镠,眼神里满是感激之情。

胡诚颇感诧异,心想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前感慨地哭了,还说没什么?

不过胡诚也不傻,虽然他知道世上并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可隐隐之中也能感觉得到,朱翊镠肯定是说到李时珍的心坎儿里去了。

只是,面对同样一件事,胡诚与李时珍两个人抓住的重点不一样。

朱翊镠如此妖孽,胡诚抓住的重点是,朱翊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而李时珍抓住的重点是这世上除了自己的徒弟和儿子,居然还有人如此懂得《本草纲目》和他创造的价值。

李时珍又从座位上站起来,冲朱翊镠深深一鞠躬,由衷地道:“潞王爷真乃神人也,老朽对你的佩服无以言表,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李神医,不必客气。”朱翊镠跟着也站了起来,“我刚才说过,答应出资帮你刊行《本草纲目》也是有私心的,并非纯粹地助人为乐。”

“但无论如何,老朽要感激潞王爷。”

“这么说,李神医是答应将《本草纲目》的出版刊行权交给我了?”

“当然了,潞王爷如此懂得《本草纲目》的价值,老朽不知有多开心呢,不交给您交给谁呢?”

看得出来,李时珍是真的开心又激动,刚开始与朱翊镠见面时还自称“我”,这会儿都谦虚地自称“老朽”了。

“谢谢李神医的信任!”

朱翊镠也由衷地鞠了一躬,然后抬手示意李时珍重新落座。

李时珍坐定后问道:“潞王爷,老朽可否问你一个问题呢?”

“但问无妨。”

“潞王爷好心出资帮忙出版刊行《本草纲目》,届时准备以官方名义还是私商名义呢?”李时珍关切地问。

朱翊镠信心十足地道:“李神医自己做主。无论官私,我都可以办到。”

本心而论,李时珍当然希望以私商的名义出版刊行。

历史上,他也是这么做的,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找不到一位私商愿意出资。

最后没办法,李时珍才叮嘱自己的儿子交给朝廷。然而朝廷却没有一个识货的,依然被耽搁了。

以至于在李时珍的有生之年都没有机会看到《本草纲目》的出版。

想必这是他一生最大的抱憾。

面对朱翊镠的自信,李时珍心里虽有想法,但也没有急着表态,而是谦虚地问道:“潞王爷,依您之见呢?”

朱翊镠回道:“本心而论,我愿意以私商的名义出版刊行。”

“为什么?”李时珍追问。

“这样,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宣传造势,不必受朝廷的羁绊,这是其一;其二,万一将来挣钱了,也不必与朝廷分红,钱不是都能进咱自己的腰包吗?”

“好!好!好!”李时珍开怀一笑,欣喜地道,“这正合吾意。”

“李神医,那就这么定了吧。”朱翊镠像李时珍一样开心。